• 時間
    更多
    首頁 >> 媒體調查 >>媒體調查 >> 一年2.6萬人上淘寶搜索“陪診”背后
    详细内容

    一年2.6萬人上淘寶搜索“陪診”背后

    “我經常碰到這種情況,一名老年人茫然地站在醫院指示牌面前,一站就是半個小時!迸阍\師曹倫曾在西安某三甲醫院做過多年醫生,談及陪診,他對紅星新聞記者回憶起這個在醫院常見的畫面。

    子女不在身邊的獨居老人、對家里報喜不報憂的漂泊年輕人、病急不知如何投醫的人……他們中越來越多的人在患病后選擇叫上“陪診”去看病。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報道,數據顯示,過去一年有2.6萬人在淘寶搜索“陪診”。據不完全統計,淘寶、京東等電商平臺上提供陪診服務的店鋪超過500家,生意好的店鋪月銷達上千單。

    陪診服務熱度逐年升高。2021年,《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最好的“陪診”是優化就醫流程》,如何讓陪診服務“叫好又叫座”甚至進入省考、國考、選調考試、事業單位考試題庫,成為各大教育機構熱點議題。

    在各機構為這些問題定制的標準答案中,“嚴格審查從業人員的資質”“鼓勵規;具\營”“希望未來陪診員像快遞員一樣普遍,在規范化、專業化發展的同時,能幫助更多老人和其他有需求的人解決就醫不方便的問題”等內容常常出現。

    今年10月27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向社會公示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2022年版)》(下稱《職業分類大典》)。與2015年版大典相比,新版《職業分類大典》增加了多個細類(職業),但“陪診師”這一職業仍未被收錄在內。

    陪診師們如何陪診?這一遲遲未列入《職業分類大典》的職業又面臨哪些行業亂象?紅星新聞聚焦選擇不同新職業的人群,推出“新職業上線”系列報道,第三篇報道聚焦陪診師。

    “無人陪診”催生的孤獨經濟

    “他們大包小包地坐著火車從三四線城市趕來,結果來了以后茫然不知所措,問了護士也搞不清楚,就呆呆地站著……”曹倫回憶道。

    在醫院走廊行色匆匆的人群中,一個背著巨大蛇皮袋的瘦小老太太,便是這樣落入曹倫的視線里。

    “我在病房門口看到一個特別黑瘦的老太太,說話磕磕巴巴的,穿著一雙黑色的小布鞋,破破爛爛的,背著一個蛇皮袋,袋里裝著衣食住行的所有東西!辈軅愓f,“到了飯點,其他人全部都去餐廳,或者有子女給買飯,住院的她就把小鍋拿出來,插在衛生間旁邊的插座上,每天煮掛面,最多再煮點雞蛋,然后放點方便面的調料!彼嬖V曹倫,自己68歲,有兩個女兒,一個嫁到四川,一個去了海南沒有回來,她不想麻煩自己的子女。

    曹倫對紅星新聞記者表示,老年人確實需要一個人陪著看病,上下樓拿檢測報告什么的需要來回跑,而老年人很多都走路不方便,行動特別慢!叭绻腥伺愕脑,就不需要患者來回跑,只需要在病房躺著。遇上沒人陪的,我都只好告訴護士盡量特殊照顧一下,幫忙去遞單子之類的!辈軅愓f。

    而在成為陪診師之后,曹倫能做的便不止是叮囑護士“特殊照顧”一下,幫忙掛上最適宜的專家號、收遞單據并整理、倒熱水、在發痛時分散注意力進行安慰……在陪診師們描述的工作內容中,這份工作的“職業邊界”尚不具體。

    老年人是曹倫印象最為深刻的問診群體。曹倫對紅星新聞記者表示,在醫院接觸患者、處理問題的時候,他發現不少老年人往往無人陪伴,而“沒有子女陪,讓人最心疼”。

    值得注意的是,父母留在小城市居住、子女進入大城市工作的分離同時造成了兩個群體的“孤獨”。那些缺少陪伴的老年人的子女們(特別是獨生子女)同樣在大城市缺少陪伴,年輕的他們甚至是尋求陪診服務的主要群體。曹倫表示,他收到的訂單50%以上都來自年輕人。

    “這50%的年輕人都害怕去醫院,或者說有些社恐,怕和醫生打交道。但其實主要問題就是要有一個陪伴,不想麻煩自己的朋友,對家人都是報喜不報憂,不想跟家里人說自己生病了!辈軅愓f。

    在網上,許多年輕人把獨自看病稱為“深度孤獨”,一張在網上流傳已久的“孤獨等級表”將“一個人去做手術”排在了孤獨的第十級。如何規避第十級的孤獨?在向親人朋友訴說病情、尋求陪伴之外,職業陪診師為年輕人的焦慮和無助給出了新的答案。

    一位曾獨自做手術的年輕打工族在北京獨居,她對紅星新聞記者表示,如果有值得信賴的陪診服務,她一定“多花這幾百塊錢”叫個陪診師!凹饶茉谧龉φn準備掛專家號的時候得到專業幫助,又能撫慰對患病的焦慮,在大幾千、上萬的手術費用前,陪診的幾百塊太值了!

    “臨時家人”“雇傭朋友”如何與病患相處?

    “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痹谂阍\師新職業的討論中,人們常常這樣說。陪診師要用自己的“專業”幫忙解決患者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完成其不能完成的任務,這種專業表現在哪些地方呢?

    在曹倫看來,陪診師幫助解決醫患溝通不暢的問題便是一重顯著的專業壁壘!懊鎸σ粋穿白大褂的人,有些患者害怕、語無倫次,被醫生一問腦子里一片空白,無法全面表述自己的問題。而醫生也比較忙,就幾分鐘時間,提出程序化的問題和專業的術語,很多患者是聽不懂的!辈軅愓f。

    而陪診師小余講述的“專業”則更為具體。小余專做齒科陪診,與醫生出身的曹倫不同,她稱呼尋求陪診服務的病患為“客人”。北京牙小白健康咨詢有限公司的小余會根據患者需求匹配適合的口腔醫院及對口的專業醫生,幫她的客人們在北大口腔、北京口腔(天壇醫院)、華西口腔等全國頂尖口腔科室掛號。

    在小余看來,陪診師是一個具有專業門檻的職業,需要具備行業知識、服務意識,同時,陪診師和患者之間有明顯的信息差!澳壳,口腔科普較弱,民眾的口腔健康意識也薄弱,醫患配比遠遠不夠,導致市場供給失衡、魚龍混雜。人們看牙難掛號,不知道牙齒問題該掛哪個科室,也不知道怎么樣的收費算合理!毙∮嗾f。

    小余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一般口腔醫院收費項目多達幾千項,有公立醫院口腔科都有11個科室,其中定價也有差異!霸趺锤鶕约盒枨筮M行合理的治療,怎么解決好問題不走彎路不花冤枉錢”都不容易。

    小余介紹,她的陪診服務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就診前根據患者需求匹配適合的口腔醫院及專業的醫生;陪診中進行掛號登記、檢查、拍片、出方案,跟醫生就患者本身訴求協助溝通,把控治療項目價格明細及最終方案的參考;最后,治療進程跟進,直至整個治療結束。

    而在有條不紊的專業統籌之外,曹倫時常遇到專業答案與職業邊界的沖突。

    曹倫說:“有一個化膿性耳膜炎患者先在華西醫院看(。,又來西京醫院,他覺得大夫不行就罵人。醫患的矛盾問題就在這兒,他完全不相信大夫,大夫給他開這個藥以后,他沒有吃,而是找了個土郎中!

    曹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種情況他便沒辦法做什么,只能在聊天中滲透一些、勸阻一下!皩λ硎疽幌聭撀牬蠓虻。但是如果不聽,我也沒法左右他的思想,說多了反而適得其反!

    幾乎所有陪診師都在職業講述時提到了“臨時家人”這個詞,在陪診過程中,他們就是患者的“臨時家人”“雇傭朋友”。

    讓身為“臨時家人”的陪診師劃清職業和專業邊界,或非易事。

    北京陪診師揚揚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解決了一些困難之后,客人會真的把她當成在北京的寄托、依靠!八惺裁词露紩䥺栁、找我,可能就是相處到一個朋友、一個親人的階段!睋P揚說。

    左眼失明、右眼急需青光眼手術的老張一個人從沈陽來到北京看病,老張的女兒找到揚揚,希望她在手術的當天去酒店接老張,但不能說自己是陪診。

    “她說父親舍不得花錢,讓我別說自己是陪診,我說沒問題。我們倆商量決定,就診的前一天我跟叔叔聯系,說我是你女兒之前的同事、好朋友;明天你手術,你女兒不放心,讓我去陪你!睋P揚說。

    第二天一早,揚揚去酒店接到老張,帶他辦住院、陪他手術。手術出來之后,老張什么都看不見,揚揚租了個輪椅把老張送回酒店。

    揚揚回憶,“他那會兒雙眼都看不見,我給他燒了水、把茶沏上,把藥都放在他伸手就能摸到的地方,也定了飯,給他都安頓好之后,我就回去了,第二天一早又去復診!

    登上回沈陽的火車前,老張問揚揚:“孩子,你讓我怎么感謝你好!睋P揚回答說:“你不用感謝我,我是你女兒朋友,你感謝我干什么!

    而在更多陪診場景面前,問診師還需要從情感出發完成工作。曹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做人流的女性是特殊群體,客戶會更加敏感。有時候打字,哪怕一個標點符號不對,都可能讓人家生氣。要注意表達,不要太生硬,避免讓她產生一些抵觸情緒。把服用藥物的副作用和注意事項都說到位,讓客戶感到溫暖、貼心!

    陪診師揚揚曾經在4S店工作過十多年,后來偶然發現陪診這個行業!拔业谝桓杏X就是好喜歡這個工作。幫助人的工作還能掙一點錢,我覺得挺好的,確實能幫助到一些人解決他們實際的困難!睋P揚說。

    記者調查:派單群里接單者無資質審核

    曹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患者很多都會焦慮,經常問排隊怎么還沒到!翱吹浆F在網上有人說陪診師是黃牛,患者不清楚情況,認為我們有這個能力去插隊加塞,但專業的陪診師并不是黃牛!

    曹倫說:“現在行業還挺亂的,有一些亂象,比如有些人僅僅是為了賺錢,第三方機構派單,亂七八糟什么人都有,完全就是對客戶不負責任!

    紅星新聞記者通過微信公眾號加入了一個曹倫描述中的派單群發現,群里時有派單,但接單的人未經資質審核,也沒有統一的資質認定。

    “有的啥也不懂把號都掛錯了,結果人家大夫就問患者‘你這個病情來我們科干嘛’。其實這就是一個無效的單子,病情不嚴重還好,如果病情嚴重,掛錯了號會耽誤治療時間!辈軅愓f,應該根據病人的情況進行專業分析,來判斷單子要不要接,“如果覺得病情比較嚴重,比如說涉及到急診,我們都不會接;發生一些突發的情況,我們都不會接這個單子。按照國家診療規范,如果在急診范疇,我不能去收這個病人。比如這個人腦出血了,必須要叫急診、打120,那我們肯定不能接這個單子。在服務過程中,我們會有一些法律和風險要規避的!

    曹倫認為,如果行業想持續發展,還需要政策規范,與新興的陪診行業并行。他想到的是外賣和網約車行業!氨热缤赓u行業剛開始的時候,或者說代駕行業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是沒有監管的,現在都有了。如果國家能出臺一些相關規定規范(陪診行業),把前期的培訓做到位會好很多,因為這個行業涉及到生命安全!

    10月27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向社會公示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2022年版)》(下稱《職業分類大典》)。與2015年版大典相比,新版《職業分類大典》增加了多個細類(職業),但“陪診師”這一職業仍未被收錄在內。

    此外,陪診行業也尚無相關法規、政策規范,收費標準也未有統一要求。 

    (文中揚揚、小余、老張系化名)


    來源:紅星新聞

    如有侵權 請聯系刪稿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seo seo
    国产一级免费视频_黄片AV毛片大全_欧美日韩国产911在线_在线上看三级av黄片_久久精品久久精品中文字幕